首页 义工志愿者报名 爱心捐赠入口 微信 收藏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普亲养老首页 > 养老资讯 > 研发成果

第七期专家沙龙系列报道|乌丹星:老年照护应该构建独立体系

来源:普亲养老机构发布日期:2017-01-12

导语:医养结合,医养结合其实是这样的概念,我本身学医的,我认为老年照护体系是完全独立的体系,这个概念不是医养结合,用什么办法没法概括。我想可以用形象的比喻,爸爸妈妈生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有爸爸基因、有妈妈基因,但是这个孩子是独立人格的孩子。他是完全独立的体系,投资、设计、照护服务完全融合在一起,没有办法说是爸爸的复制品、还是妈妈的复制品,所以应该把老年长期照护独立来看,既然它是独立的孩子应该有独立体系、独立制度、独立的筹资方法、独立的人才培养,这样看这个体系就很清楚它应该怎么做。


乌丹星

国家开放大学社工学院执行院长

我谈几个养老行业里存在的问题:

“用资本快速做连锁化、做复制对市场会产生巨大的冲击”

首先谈一下用资本进入的方法快速做连锁化、复制化的看法,其实这样对市场会产生巨大的冲击,我比较担忧,这些高大上的机构有钱,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最主要的问题是他们只要财务报表、要业绩、做上市,这个和养老本质,尤其是和社区居家服务的目的相悖,对中小机构有非常大的冲击。

原来在一线兢兢业业做服务,但是现在变了,现在以什么价格卖给国企、卖给央企,真正在一线做服务的人产生心动,我卖了,赚一笔钱就走,后边不管。央企、国企进入以后发现一个问题,第一要控股,不控股不玩,但是控股对一线的运营人员产生非常大的危险,有可能把他踢出局,当你不符合我要求时就可以踢走,因为他控股。第二只为上市做报表准备,所以他会快速发展,这个对行业有非常大的危害。因为养老不是快速的事,快速不了,同时建一百家机构,服务人员在哪里?这些不管,他只要求复制这么多家,这是对市场非常大的误解。

并购了要想做股东,一定要监督服务、亲自配置服务的资源,如果不能把服务资源跟进,包括质量控制跟进的话,一线还是土办法,还是自己经营做,你只是给钱,对服务品牌提升有影响吗?还是那拨人,但是他并购之后一线干活的人心态变了,过去给自己干,现在他是给资本干。所以这个事我个人非常不看好,而且对原来一线踏踏实实做服务的人有非常大的冲击,所以我并不认为这是好事。这是第一个市场问题。


“多部委联合发的文件很难落地执行”

第二其实一线比较困惑,政府这么多部门,老龄办、民政、人社等多部委怎么样,但是一线反映,越是部委联合下的文件越干不成,25个部委告诉我做一件事情,这件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干了。所以我觉得多部委下文最后到一线执行层面他到底怎么做?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我觉得政策落地有问题,他到底听谁的?怎么解决?他怎么做?我觉得这个有问题的。

然后很多人问我,让我解释一下老龄委和民政什么关系?说真的我也解释不明白,政策谁出、制度谁定,有的人说属于老龄委支持下、有的人说是民政支持下,大家不知道他们俩真正的界限和边界是什么?还是说他们是一个体制?不知道。这是一线反映不知道听谁的。


“养老服务业应该做减法,形成闭环”

第三个问题从民政体系来讲,讲服务业也好、讲产业也好,我觉得对民政来讲,现在不应该继续做加法,而应该做减法,我们总是试图把它做很大,但是市场真实情况下不是这样的,其实应该做减法,所谓做减法就是你只抓住一件或者两件最核心的事情,完成它的闭环。

我们现在很多工作实践全部张着口,没有形成闭环,你不能干十件事,能不能集中精力做一两件事,形成一到两个闭环。比如评估,到底谁需要评、应该怎样评?评完干什么?集中精力先解决评估的问题,今年把评估彻底解决,为后边支付体系跟它有关还跟谁有关,总不能为了评估而评估,在民政这么缺人的情况下,我觉得还是应该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把一件事做透,而不是做十件事全部张着口,没有形成结论,没有形成闭环。


“关于人才培养问题的出路”

第四个问题是人才培养的问题,我们现在人才培养出现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公办院校比如长沙民政也好,它是民政体系,包括社会服务体系这些学校培养的人才,都是被高大上的机构一并定制走,为那些少数高端群体服务,我觉得这个人才培养有点走味了。既然公办院校国家财政出钱支持,培养的是为民政系统或者一部分社会服务,至少包含非营利机构服务的话,那人才由于工资问题被高大上挖走是存在问题的,这市场就是一条鱼,鱼头、鱼尾各切10%,这边一千保基本做的很好,那边高端的一万也做的很好,中间2000—8000群体是软肋,没有人为他们服务,这样的人才不能给高的工资,这些人才被高大上的机构挖走,每个月拿五千一万以上,三年以后怎么样。中间这个群体的服务人员从哪里来?私立学校不做这个专业,公办学校的人才被高大上的机构收走了。

我在吉利做了五年,吉利集团说太苦、太累,培养这些学生赚不了钱,所以五年之后停了。民办院校没有能力做人才培养,公办机构培养的人才被高大上的机构挖走,最后没有人服务,我们谈的所有体系完全是空的,根本没有这样的人才。最近我们提出一个方案精准扶贫事情,光在四川大概就有12万孩子上不了学,高中毕业由于家里贫困走不出大山,能不能通过公益基金、或者慈善基金支持的方法,让他们走进我们的学校,不是通过学历教育,而是通过职业教育,一边学网络课程、一边通过师徒制学,毕业之后拿两三年工资还这个费用。穷的孩子走不出来,富的孩子学历高的孩子不干这个活,这个问题是非常现实的问题,人才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这边下的力气或者对他们投入,包括讨论非常少,这也是我个人认为要加强的。


“老年照护应该构建独立体系”

最后一点谈医养结合,医养结合其实是这样的概念,我本身学医的,我认为老年照护体系是完全独立的体系,这个概念不是医养结合,用什么办法没法概括。我想可以用形象的比喻,爸爸妈妈生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有爸爸基因、有妈妈基因,但是这个孩子是独立人格的孩子。他是完全独立的体系,投资、设计、照护服务完全融合在一起,没有办法说是爸爸的复制品、还是妈妈的复制品,所以应该把老年长期照护独立来看,既然它是独立的孩子应该有独立体系、独立制度、独立的筹资方法、独立的人才培养,这样看这个体系就很清楚它应该怎么做。

我们反复纠结,不是医院做养老院,也不是养老院配一个医院。而且我发现一线凡是配医生、护士的机构,可以把老年人服务做的非常好,但是对老年人的人文关怀、精神关怀差很多,病人是被动的,养老完全不是这个概念。只要护士做院长,你会发现安全做的特别好,但是老人脸上没有笑容。我认为它就像是独立的“孩子”,既不能叫爸爸的衍生品也不能叫妈妈的衍生品,我们应该思考构建这个的独立体系。

温馨提示: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关于「普亲养老」的新闻资讯、老人护理知识、最新优惠等信息,您可以拨打普亲养老官方咨询电话:4001-181-080,或点击在线咨询,我们将为您做详细解答。

推荐关注
咨询快捷通道

  • 扫描关注官方微信
  • 扫描关注客服微信

咨询电话

服务明星><

彭芙蓉/长沙普亲老年养护院院长

主管护师,一级健康管理师

点击进入详情查看介绍

陈继波/湘潭普亲易俗河机构院长

主管护师,从事临床护理20多年

点击进入详情查看介绍

杨国文/高级厨师

掌握原料营养搭配,色香味俱全

点击进入详情查看介绍

王从林/评估师、执业医师

湖南师范大学临床医学专业硕士

点击进入详情查看介绍

舒 飞/院长助理

高级养老护理员、保健按摩师

点击进入详情查看介绍

龙 敏/院长助理、康复师

从事老年人康复护理工作近十年

点击进入详情查看介绍

潘小玲/社工、客服

擅长组织老人进行康复娱乐活动

点击进入详情查看介绍

郭 江/心理咨询师

二级心理咨询师、护理中级职称

点击进入详情查看介绍

欧阳花兰/高级营养师

擅长老人儿童及孕妇的餐食制定

点击进入详情查看介绍

刘倩文/护理组长

特别有耐心,护理工作满意度高

点击进入详情查看介绍

于彩云/护工组长

专业从事老人护理工作10多年

点击进入详情查看介绍

环境展示><
 

本站文字及图片内容版权归湖南普亲养老机构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湘ICP备15011513号」 法律声明

Copyright © 2019 湖南普亲养老机构运营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